市場資訊

中證論衡:完善基本制度 發揮資本市場樞紐功能

作者 徐昭


  近段時間,股市、債市、新三板市場一系列改革舉措加速落地,資本市場樞紐功能作用逐步顯現。專家建議,要進一步發揮資本市場樞紐功能作用,需要不斷健全多層次資本市場,完善資本市場發行、退市等基本制度,加快資本市場對外開放。同時,加強資本市場監管,規范市場秩序。另外,在資本市場開放加快背景下,應提升相應的對外監管能力,加強跨境監管合作。


市場建設持續推進

  “金融是現代經濟的中心,資本市場往往是在成熟市場經濟金融體系的中樞。”南開大學金融發展研究院負責人田利輝表示,資本市場提供融資渠道、進行資產定價、優化資源配置和進行產權轉移等方面有著不可替代的核心作用,是服務實體經濟和提升人民獲得感的重要抓手。隨著市場化導向制度建設的推進和資本市場穩定度的提高,我國資本市場逐步開始成為金融發展和經濟增長的重要樞紐,即將在穩經濟、穩金融、穩預期發揮關鍵作用。

  新時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潘向東表示,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資本市場從無到有,從小到大,在改革進程中迅速發展,目前股票市場和債券市場規模都居世界前列。雖然中國資本市場起步較晚,但是發展速度較快,股票市場呈幾何倍數增長,目前A股市值超過日本位居世界第二位,僅次于美國。隨著“新三板”市場掛牌公司數量增加,區域性股權市場也在逐步壯大,多層次資本市場建設持續快速推進。

  中原證券研究所所長王博表示,應該看到中國資本市場作為信息傳導中樞、資源配置中樞和風險甄別中樞的功能與發達資本市場仍有差距,需要進一步挖掘提升,要做到這一點首要任務就是加快完善基礎制度。


資源配置效率有待提升

  “總體來說,我國資本市場大而不強,成熟度有待提高,與成熟資本市場相比,對國民經濟的發展貢獻潛力遠沒有被挖掘出來,市場的功能也未做到價值最大化。”潘向東認為,當前資本市場樞紐功能作用發揮還存在一些不足。第一,直接融資對實體經濟支持不足。我國直接融資規模較小,穩經濟的作用有待加強。第二,市場不穩定加劇了金融市場波動。我國資本市場還不夠成熟,散戶比重較大,羊群效應明顯,市場波動幅度較大。資本市場的劇烈波動不僅不利于支持實體經濟,還加劇了金融風險。第三,資源配置效率較低。我國資本市場過于突出融資功能,資源配置效率低下。

  王博認為,我國資本市場雖已具備一定基礎和規模,但對實體經濟支持力度還不能適應要求,沒有充分發揮其市場定價、資源配置、風險管理等功能優勢。

  具體來看,王博表示,市場結構方面,我國資本市場自問世以來就背負著為國有企業解脫困境的使命,而這種使命直接造成了企業股本結構和資本市場的不合理。主體結構方面,以散戶投資者居多,這類群體的投機風氣較重,四處打聽消息跟風買入,常常進入到機構投資者預先埋伏好的陷阱之中。市場信息方面,目前我國資本市場依然存在市場不透明的情況。同時,缺乏風險投資的退出機制、中小企業的融資渠道,以及直接融資與間接融資比例有待進一步合理化。


深化制度改革

  對進一步發揮資本市場樞紐功能作用,田利輝建議,我國需要繼續積極推進資本市場的制度建設,提高投資者保護,建設價值投資體系,從而優化資源配置和提供企業融資,服務實體經濟增長和人民生活幸福水平的需要。

  王博建議,發揮資本市場的樞紐作用,可以從促進股市健康發展著手。一是緩解股權質押問題,包括允許銀行理財子公司對資本市場進行投資,要求金融機構科學合理做好股權質押融資業務風險管理,鼓勵地方政府管理的基金、私募股權基金幫助有發展前景的公司紓解股權質押困難。二是資本市場制度改革,包括鼓勵上市公司回購股票等。三是鼓勵險資成為市場長期資金來源。四是大力發展民營企業,包括支持行業龍頭民營企業進行產業兼并重組,拓展民營企業融資渠道。五是金融開放,加快銀行、證券、保險等領域的全方位開放,借助全球資本,提高我國資本市場的運行效率。

  潘向東建議,完善資本市場發行、退出等基本制度,應持續推進新股發行常態化,推動以新技術、新產業、新業態為代表的“新經濟”企業上市,不斷為經濟轉型發展注入新動能。要完善資本市場退出制度,推進上市公司并購重組,通過多種方式提高融資主體的質量。應繼續加強資本市場監管,加大稽查執法力度,規范市場秩序。另外,在資本市場開放加快背景下,應提升相應的對外監管能力,加強跨境監管合作。


中國證券報

极速时时彩